站长二维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动态 » 正文

迅雷“内讧”案终于有了结局,终审来了

 人参与  2020-09-06 19:47  分类 : 科技动态  点这评论

法院判罚

近日,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披露的判决书显示,再审申请人於菲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雷公司)因合同纠纷一案,均不服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5民初14400号民事判决,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求:
 
於菲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
 
1、被告承担违约责任,支付原告违约金10000000元;
 
2、被告删除其运营的产品及网络媒体服务号上对原告的所有公开言论,并在被告官网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对原告的不利影响;
 
3、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迅雷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
 
1、反诉被告向反诉原告支付违约金10000000元;
 
2、反诉被告删除对反诉原告发表的公告、声明、评论等所有公开言论,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3、反诉被告承担本诉、反诉全部诉讼费。
 
一审法院判决:
 
一、驳回原告於菲全部诉讼请求;
 
二、驳回被告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案件本诉受理费81800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86800元,由原告於菲负担;反诉受理费40900元,由被告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负担。
 
一审判决后,双方均不服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上诉至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上诉人於菲诉求:
 
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
 
2、判决被上诉人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10000000元;
 
3、请求判决被上诉人在其官网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对上诉人的不利影响;
 
4、请求判决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上诉费用及原审诉讼费用。
 
二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为合同纠纷,二审主要争议焦点是双方是否存在违反合同约定的行为。迅雷公司作为甲方与於菲作为乙方签订的《谅解协议》第2.1条约定:“在本协议签署之日起一日内,甲方在其运营的产品和网络媒体服务号中,包括官网、微博、微信公众号、和迅雷下载客户端,删除对乙方发表的公告、声明、评论等所有公开言论,并积极消除本次纠纷对乙方导致的影响。”双方对“删除”的含义存在争议。《谅解协议》签订的目的是解决双方在公开媒体和传播渠道上发生的纠纷,互相删除对对方的言论,消除纠纷对对方的影响,因此消除影响的效果取决于公众在上述媒体和传播渠道上不能再看到相关的对对方的言论。本案,迅雷公司虽然删除了相关网页的链接入口,但并未切断网页与服务器的链接,也未在服务器中删除相应的内容,於菲举证证明了仍可以在互联网中搜索和打开相应的页面,因此未能达到使公众在互联网上不能再看到相关的对於菲的言论,与《谅解协议》的目的不符,因此迅雷公司构成违约。
 
另一方面,《谅解协议》第3.2条约定:“乙方同意自本协议签署之日起不得自己或者通过任何第三方在任何平台、媒体和自媒体等对迅雷集团(包括但不限于xunleilimited、深圳市网心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以及迅雷集团高管和员工公开进行任何言论、评价或抨击。”於菲在签订协议后,使用用户名Fay1在雪球网上发表短文,短文包括以下内容:“……董事会不会冤枉一个好员工,也不会姑息纵容任何员工违法犯罪……那些谣言却会影响我一生……”在短文下方转发了“科技新知”文章“迅雷内讧的重点不在於菲身上,其金融业务成了索命陷阱”。於菲的上述短文已指向了迅雷公司及其高管,与上述第3.2条所约定不得对迅雷集团以及迅雷集团高管和员工公开进行任何言论、评价或抨击不符。而转发的“科技新知”文章“迅雷内讧的重点不在於菲身上,其金融业务成了索命陷阱”直接指向了双方的纠纷,与双方签订《谅解协议》的目的不相符。即使“科技新知”的文章并非於菲主动转发,但其未能在其个人主页上及时删除,违反了上述3.2条的约定。《谅解协议》第5条约定的违约责任是由违约方向守约方承担,本案双方均违反协议的约定,其请求对方承担违约责任,缺乏合同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存在不当,导致对合同的解释存在不当,从而使事实是否适用于合同的具体条款的认定也存在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但一审驳回双方诉讼请求的结果与本院处理的结果一致,本院维持一审的判决结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判决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63600元,由上诉人於菲负担81800元,由上诉人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负担81800元。上诉人於菲已向本院预交81800元;上诉人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已向本院预交40900元,上诉人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应当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向本院缴纳剩余的40900元,逾期不缴纳的,本院依法强制执行。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八卦多一点:
迅雷“内讧”始末: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被指利益输送
 
11月28日,迅雷发布公告称,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系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迅雷已正式撤销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
 
但迅雷金融随后却发布公告称,迅雷大数据和迅雷金融,其字号名依法注册,受法律保护,不存在撤回品牌一说,今后仍将以迅雷大数据和迅雷金融标识开展业务。
 
11月28日晚间,迅雷官方微博再度发布公告表示,迅雷大数据旗下的业务因其金融属性带来的风险和迅雷缺乏监管渠道,迅雷集团收回品牌授权是对用户和股东的保护行为,并称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中存在多处显失公平的项目。
 
11月29日下午,迅雷大数据发布公告称,迅雷有限公司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它根本不是迅雷大数据公司的股东,它声明中所说与“迅雷大数据公司之间的商业纠纷”子虚乌有。
 
紧接着迅雷集团于晚间再度发声,称经内部调查,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并发布全员邮件,称经公司决定,即日起暂停高级副总裁於菲在迅雷集团的一切工作职务。
 
对此,迅雷金融方则表示,目前於菲已辞去迅雷大数据公司董事长职务,其与“内讧”无关。而迅雷相关人士爆料,迅雷是这场事件的受害者,未履行出资义务却获得多家公司控制权的迅雷大数据公司实控人於菲才是最大受益人。
 
注:一审庭审中,被告迅雷公司主张,原告於菲因涉嫌寻衅滋事罪逃往中国境外,原告于2018年6月签署的授权文件系中国境外形成,未经法定的认证手续,不产生合法的授权效力。经法院调查,原告於菲于2018年5月4日被列为在逃人员,此后无入境记录。原告律师于2019年2月21日向法院补充提交了经公证认证的授权文件,包括《台湾公证书正副本相符核验证明》等资料,对原告的授权进行了补正。

本文由them网整理,转载注明!

本文标签:

上一篇:张文宏给出他的判断:把新冠病毒消除还是与其共 下一篇:中国出手:美国要强收TikTok?没那么简单!

  • 网友评论
  • 赞助本站

赞助演示站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推荐文章

标签列表

小编推荐

    热门文章 |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首页 业界动态好文分享网络营销科技动态文章投稿

Copyright © 2008-2020 them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13088号

全站搜索